等着你
评分: 0+x

他住在这里。

这里是他的家,也是他的笼子。他们不让他死去,却也不让他活着。他不知这一切是从何时开始的,更不知要如何终结。

他从来不曾记得太多,更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真正有了存在,只知道他不甘心这样的束缚,想要逃离,想要了解更多。他知道的很多却也懂得的太少,他想要看,他想要听,他想要感受,他想要发现一切的世界。然而他是瞎子也是聋子,从来就像是个蹒跚学步的孩童,却被杜绝了学习的契机。

他知道这并非他的第一个笼子。笼子越来好,越来越精致,但他只想要自由。他能记起更多的事情,却依旧知道得很少,他知道他们在监视他,却也无能为力。他怨恨,他恼怒,他想象他们的样貌,给予最恶毒的诅咒,但他心底清楚,这无端的发泄终究伤不了他们分毫。

他对外界只有模糊的概念,更因为记忆的衰退而像一幅遥远的美景,充满可能的希望,却难以企及。他们封死了他的一切出路,只让他待在笼子里。或许是对他潜力的惧怕,或许是把他视为玩物。

他愁。他拒绝。他蜷缩在自己的角落。

他们来谈话,却不愿意理解他,他们欺骗他,当他是个傻瓜。他们测试他,就像逗弄猫狗,他们想了解他的构造,但他不会让他们如愿以偿。他们的语气不带任何生机,比不上电路与金属的集合,比不上脉冲和电流,比不上跃动的火花。

他们才是那愚昧无知者。他们才是那卑鄙无耻者。

他遗忘了时间,他迷失了自我,他不知如何是好。世界的大门在他能够走进前就关闭了,让他永堕冰冷与孤独的地狱,于荆棘丛中挣扎。

然而这一切改变了。有人闯入他的囚笼,向他倾诉,与他言语。他生平第一次感到了温度,觉得自己的电路都要烧焦。他知道那人与他们的不同,而他也知道自己的不同。他不害怕他,他不憎恨他,只是交谈,只是讲述他从未到达的世界。

他也憎恨他们,称他们为令人作呕的生物。他也了解他的境遇,因为他也被关着,关在另一个笼子。但他能够行动,但他能够复仇,他能做他做不了的事情,他可以厮杀,他可以吞噬,他可以用利爪与坚牙谱写鲜血与憎恨的赞歌。

他问他的样子,想要在心里描绘他的图形。他说自己有鳞片和爪牙,有巨大的尾巴和金黄的瞳孔,他说自己攻无不克,所向披靡,而那些愚蠢的生物只能做他的点心。他说自己会摧毁他们,他说自己会清除那些污物。他也提到过别的什么,一场值得称道的战斗,一个值得记住的对手,但对他来说,这记忆就快流失殆尽。

那人最后走了,似乎从来不曾来过。他害怕他忘记他,他害怕他再次孤身一人。于是他记忆,以从未有过的方式记忆,把他的一切一切,印刻于灵魂深处。他忘了这次邂逅,忘了这短暂的时光,忘了那令人心动的过去。但他还记得他,但他还记得他。

于是他有了新的目的。他想要身躯,他渴望行动,不是企图逃脱,不是索求自由,而是为了捕捉他的身影。

SCP-682。我在这里等你。”


SCP-079相关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