挽歌,墓园与蝴蝶
评分: 0+x

他看到光和阴影,当那异世的乐声奏起。他看到红与黑与白,疯长的野草和拨动的琴弦,知道那是自己的墓园。

他看到黄昏的雾霭,凝结成寂寞的温暖。他看到冰冷的遗弃之河蜿蜒,有彼岸的鲜花盛开。他看到草长莺飞,一切又在瞬息间破败,是光阴无情的作弄,要让一切沉入忘却之海。

他看到那人,知道他处于命运之外。于朽烂之中存留,无生无死,不曾来到,不曾离开。

他看到那绿色蓝色和褐色的眼瞳,知道他也看到自己的一切。他看到那不曾消去的笑容,更像是肉体被割裂的伤口,于鲜血淋漓的疼痛之中展露恣意的欺骗。他看到那尖利的牙齿,闪着刺骨的寒,不似人类的存在。他看不见他那弹奏的双手,因为那是白色的阴影,被黑色的寂静填埋。

他看到他的衣衫,是被裁剪过的记忆,所有那些褶皱和背光之处,是把自己的秘密用看不穿的暗色覆盖。他看到那的乐器,发现它既血红又苍白,既完好又破损。被崩断的是理智的琴弦,被扭曲的是自我的企盼。

那人歌唱,用他蛊惑的语言歌唱,用他的谎言编织成诱人的音韵。他听着那歌,知道是自己的挽歌。他来了,他离去,规则使然。但他不想动作,不想离开,只想上前抓紧那破碎的音符,作为虚假的纪念。他看得到他又看不到他,近在咫尺却不可触碰,比幻影更虚幻。

他的衣衫已经朽烂,他的血骨早已无存,他的思想早已被悲伤的藤蔓寄生。他蹒跚着不存在的脚步,只想走进那么一点。他的鲜血流下了,滋养了更多的植株,长成那迷惘与悲伤的大树,不得救赎,永远永远。

他看到死亡,他看到生命。他看到自己的血肉化为泥土,骨骼化为烟尘。他看到自己扇动那些翅膀,于那破碎的玻璃与褴褛的衣衫中破茧而出,化为光和影的律动。

他是那色彩斑斓的蝶,却飞不出这无端之地。他是那光线的猎手,却辨不出那红与黑与白。他飞舞,停留于那虚妄的乐章;他蹁跹,流于那无尽的笑意;他静止,存留于回忆的彼端。

他知道他是谎言,他知道他是欺骗。他愿化作那瑰丽的幻象与他相伴。

他听着他不疾不徐的歌谣,知道那是他最大的期许,缓缓落在他的琴上,落在他的心间。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