献祭
评分: 0+x

神爱我们吗?他不爱我们。我们不在乎。

我们卑微,我们不洁,我们不配得到他的爱。但是他怜悯我们。他指明了我们的道路。

他告诉我们世界的真意,他告诉我们他乃是唯一的伟大。他告诉我们齿轮与发条是宇宙的起始,机械的秩序乃是万物的信条。他宽恕我们这些污浊的血肉,给我们这些错置的零件重新来过的机会,让我们瞻仰他,知晓他的神圣和崇高。

我们以血肉之躯去崇拜那金属的神明,犹如羔羊去祭祀那恶狼。但是羊不知道自己的低劣,我们却知道。我们是最卑微的血肉蠕虫,只能借着他的荣光得到唯一的救赎。我们是他的发条仆役,要去把他破碎的言语传扬。他即是一切,他即是最高的秩序,无善无恶,运转着神明的机械,直到一切的终了。

于是我接受那圣油的洗礼净化,我听他的福音,看他的舞蹈。我们祷告,我们做他的左右手,我们完成他的伟大工作。我知道自己会得到升华。

神破碎了。我们要修复它。

我回忆着运转之书的话语,我知道他的心脏被置于七海之底;我知道他的躯体被给予那不知其名的异端;我知道他的声音被限制于荒野的群兽;我知道他的眼目被抛弃于群山之巅;我知道他的面孔被送往他最大的仇敌;我知道他的意念被播撒给最卑微的牲畜。
但我知道他会完整。

当第一个齿轮复位之时,这一切便无可阻挡,命运的机械悄然律动,我们的目的必将实现。神会重现他的荣光,让一切的卑微者战栗匍匐在他的脚下。

但是有些人不懂。他们意图用自己腐败的烂肉阻止神明的重生。他们不明白。神的机器不是他们的机器。神的机器便是生命与灵魂。
他们来了,他们阻止我们的伟大使命,他们不懂得自己的渺小。我憎恨他们,但我们只能撤离,为了将来的计划。为了他。

但我不能撤离。我要留下。这是我们的教堂,这是他的教堂。我与这里同在。我与他同在。

这里绝不能落入那些可憎野兽的手中,神迹绝不容他们践踏。于是我把这里淋上他的鲜血,那火焰便在圣油上燃起,让一切走向毁灭与终了的灰烬。只有金属不会死亡。

我知道自己要死。我愿求取他的福泽,我便死而无憾。

我看着那反光的金属,知道那是他错置的零件。我们都是他错置的零件。

我拥抱他。

血液渗出,冰冷

啊啊啊痛苦

升华

丢弃那血肉

更多

结合

痛彻骨髓

我知晓

锯齿

他美丽,他伟大

我不痛苦

我也是齿轮

咬合

不是创口

净化

我祈祷

我听他的歌

终极

无穷

他的愤怒

他的荣耀

舞蹈

我离去

看到世界

他的国


行动报告CotBG-████[节选]

特遣队到达据信是破碎之神教会的据点时,发现整座建筑处于燃烧的状态。推测此次行动已经暴露,致使教会人员提前撤离。没有发生交火。

大火被无事扑灭,没有会回收任何有价值的文件,没有幸存人员被寻得。在中央大堂中发现一具烧焦的尸体,基因鉴定为[数据删除]的A████ T█████。在其身体内发现了██枚强行嵌入的齿轮,推测是某种教会的献祭仪式。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