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谎言
评分: 0+x

基金会真的算是炸开了锅。从最大的Site-19到偏远得几乎没人听说过的设施,甚至是外壳公司里的部分工作人员,就连要面临月末处决的D级人员也感到了不对劲。并不是说世界末日就要来了或者682撞坏了大半个站点——虽然这两者有时会同时发生——但前者会令可敬的研究员和特工们忙得不可开交以至于完全没有时间闲话,而后者则完全没什么可惊讶的,简直算得上是常有的事了。

不,和那些绝对无关,甚至和那些被关在收容设施中的异常物品和生物无关,完全是另一回事。这个能一下子击败“447-2与尸体相遇到底会发生什么”与“682和173谁才是正当的基金会吉祥物”,而跃升到话题榜首位的消息,自然称得上是基金会传奇的级别,而这也就大大缩小了可猜测的范围。

不得不说这实在很容易让我们想到某个有着番茄鼻子的笑面混蛋,摆弄着尤克里里琴或者猎枪,并坚称自己是中音谱号。而事实也的确如此。

Clef博士并不存在。

没错,威名赫赫的SCP处决专家,满嘴谎言的4级人员,让O5们又爱又恨的Alto Clef博士就这么没了。并不是因为某些现实扭曲的作用而消失,更不是死于非命,而是被证明从来就不存在。这样一个人物,正如他一直以来的行为一样——虽然这种比喻未免有些自相矛盾——是个彻头彻尾的谎言。这不过是一个可怕的集体幻觉,只是把所有人都卷了进去,不光是一切牵涉到的人员,连SCP项目也未能幸免,故而也从没有人发现了。

这整个现象或许可以称得上是一个SCP项目,但它的效果无疑已经消散了,因此再也没有人能明白它的运作原理,只是某一天几个研究助理照常上班,却发现Clef博士的办公室空空如也。大家起先以为是一个糟糕的玩笑,然而当搜寻整个站点的行动也徒劳无功时,人们才开始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

当大家发现除了文字记录之外没有任何办法佐证这个捉摸不透的神秘人物的存在时,简直一下子慌了神。从敌对组织的巨大阴谋到CK级世界末日的发生,再到对于博士本身身份的种种猜测,种种传言一下子在整个组织内蔓延开来。还是O5们最先清醒了过来,做出了最正确的判断,并大声宣布Clef博士从来就不存在,或者按照Gears博士的话说:“一个以多个基金会站点为中心的大范围集体幻觉,具体展现为一个并不存在的研究人员/特工实体,参与到众多SCP项目的研究与活动中来,并造成了可观的事故。”

所有人似乎一下子都从那可怕的幻觉中解脱了出来,不过也没有人知道是为什么。大家起先并不愿意相信,但又很快觉得合情合理了。因为比起实实在在的一个人来说,Clef博士无疑更像是一个卡通人物,有着夸张的能力和显得并不真实的性格,遭遇种种险境却只会让他旁边的人倒霉。

研究人员很快发现Clef博士过去那所谓带有异常的照片不过是拙劣的PS成果,有着堪称明显的出处,并成功地解释了为什么他的身材一下子严重走形,一下子高大瘦削。某些所谓Clef博士的文档和研究成果其实是出自其他研究人员之手,只不过因为这种幻觉而根本没有人意识到。

239的那次事故最终被证明为几个SCP与博士们同空气作战,而531-D的死亡完全是自投罗网。这也解释了为什么他能声称自己是撒旦本人,同时在夜幕降临时拿着一锅杂烩行侠仗义,又作为一个让人永远弄不明白想法的部门主任恣意妄为,却在总体上对基金会相当忠诚。虽然他可以被概括为一个满嘴谎言的疯子,又或许是个做事干净利落的现实扭曲者,却从未被给予SCP分级或被拘押。而之前竟然从没有人对于这些矛盾提出疑问,也没有人真正想到要把他关起来研究,这终究只能归结为这种异常现象的强大影响了。

我们敬爱的博士们也有着不同反应,某些低级研究员只是松了一口气,另外一些则惋惜这样的榜样人物竟然只是空想。Sorts博士坚持这是某种模因危害,鉴于连GOC都曾经认可这样一个人员的存在,不得不说具有可怕的传染性,并努力申请进行进一步研究。Rights博士当然表示了惋惜与留恋,而Strelnikov特工则不满地吵吵嚷嚷。Crow教授因为失去了可能的实验材料痛心疾首,而Bright博士则惋惜于自己某些恶作剧的对象竟然以这种方式把他涮了一把。

当Gears博士以纯粹理性的精神表示“考虑到Clef博士的‘本质’,这样的真相并不意外,值得庆幸的是我们已经脱离了这一现象的影响,应该尽快重新进入工作中去。其他方面有待进一步研究。”时,Iceberg博士则有些难以掩饰的愉悦。询问Kondraki博士的人员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可以预见到清理组需要面对一些新鲜的尸体了。

研究员们再也没法对着447的实验记录笑出声来,而当特工们面对某个不可名状的将被收容的巨大怪物时,下意识地想到请求某个简直无所不能的家伙的帮助,却回忆起这个可能的后援不过是个假象。

连某些SCP都有了动静,682突然发疯似的冲击收容隔间,大声咒骂着,似乎是不相信自己也被一个精神诅咒给欺骗了,在现场的情形被重新控制住之前成功使得D级人员的供应再次短缺。昏迷中的239似乎放松了不少,使得新分配来的人员大松一口气,166有些闷闷不乐,而336则用可怕的眼神盯着所有出现在视野内的活物。

这一切闹得沸沸扬扬,O5们更是来了一次彻底的排查,但这样的现象终究没了踪影,只有零落的问文字和图片资料昭示这样一个虚构的人物曾经存在——至少是在大家的脑海里。站点热闹了很是一阵子,有些人晋升了,有些人被调走了,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大家也重新把关注点放到了某些新的SCP项目和各种收容失效上,把这也渐渐忘记了。

谎言之父被发现是真正的谎言,或许是诞生自某些奇怪的想象并随着相信的人增多而发展壮大,却最终仍然像任何美丽的肥皂泡一样破裂了。自此为止基金会传说成了真的传说,又或者按照O5-12所说的:“毕竟他从来就是谎言,我们也就不该相信他本身。”

Alto Clef死了,太阳没有熄灭,只是因为没有人再相信了。

除非特别注明,本页内容采用以下授权方式: Creative Commons Attribution-ShareAlike 3.0 License